SummerAM

我想要快乐起来

时间不停,青春也不会等我,继续加油吧。

知道自己一直在寻找,总是少了一块东西。如今总是看到那些找寻时的自己,有些腻了。很多东西,腻了,就会慢慢放弃。我所寻找的,一直是某种方向,可以让自己的中心偏移,可是很难,比减肥找房子饿肚子都难。它像是最爱的慢跑运动,一直惦记着,一直准备着,购买了各种相关的设备,关注了种种跑步的活动,可面对寒冷的天气,始终踏不出那一步。
爱来不来,它如是对我说。
我果真就想着,爱来不来了。

昨天做的孽,今天认真地还,我要回家,正在努力回家的路上。

有些东西, 没有资格,就不要再想了,浪费时间。

挤在这样的一个小公寓里,面对整墙未拆的包裹,累到停下来的时候,忽然意识到了,很多年以前,《阿怪》里那句:带不走的他都不会买。
什么也没带走,却把所有的快乐时光都耗尽在这里了,幸福度现在负值。我很想说,我想家。这之前得先把资格赢回来。

歌单

给自己开了一个歌单,最近很忙,忙到一回到家吃饭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。总觉得不对,今天嗓子哑了,忽然想起周公子当年唱了一首《外面》。唱出来以后泪如雨下,接着又想起好几首关于青春梦想追求和不安定的歌曲,记录下来,聊以安慰。
《外面》周迅
《老男孩》
《你不知道的事》
《没那么简单》《scream》
《我是一只小小鸟》
《一个歌手的情书》
《这一切没有那么糟》
《海阔天空》
加油加油加油

有一个重要的幸福法则就是,永远不要回头看。

最好的事情,是根本不去在意外界的一切,只是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日子。

不去奢求陪伴不去奢求光鲜的繁华都市。

内心的强大可以帮你度过一切的不甘。

好久不见

走得好艰辛,时常会在想起接下来要处理的事情时,辗转难眠。撑啊撑啊,撑住不哭,撑完这三个月,撑完这场人生的阵痛期。
在我假装没事发生一切光速向前的时候,忽然有个人叫住我,告诉我:女孩子,在最美好的时光里,不要让负面情绪影响了生活,要对自己好一点。
我没有忍住,没出息的哭了。可是还有明天,无论如何打起精神,请加油。

肠胃病人

第一次出现暴饮暴食的时候,还只是个高二的小朋友。现在沉睡在记忆深处的很多细节,在多年后某个消化不良的失眠夜里,渐渐苏醒了一些。那时开始想绽放美丽颜色的青春,在和高考与肥胖同时抗争。每天吃的很少,几乎是尝尝味道就停止。八点睡到十一点然后出去跑三千米,再回来做功课。看不进去书的时候,也试过很多方法。那个时候没有酒也没有烟,能接触到的只有音乐,涂鸦,写作和阅读。成绩就像90度猛然坠下的过山车,让人压抑让人疯狂。于是,开始暴饮暴食。
在很多没有契机的时候,哭泣是种奢求,而食物则是唾手可得的东西。胃里被撑满的感受,就像是有人在腹中支撑你的身体乃至精神世界。吃撑通常有两个结果,上吐和下泻,这两个小伙伴时不时...

只是这样的日子,还要多久?

害怕

要清楚的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,其实很不容易。
顺风顺水的长大,大部分的事情,在父母的羽翼下,再大的问题再大的错误,只要你说句对不起,他们就会轻易的原谅你。
长大了以后,明白许多道理,学会承担之后,又觉得很多事情根本不值得害怕,没有过不去的坎,没有时间掀不过去的人生。
这两个字,恐惧,精神上生理上。回放整晚的次仁拉索,抱着被子,待在曾经那么想要的怀抱身边,却都无法得到安慰。恐惧就是,未来让你止不住的寒冷和颤抖。

别人家的希望和未来是指路明灯,我的希望像是特意被打碎的瓷器

青春有的时候是这样一种东西,散发着荷尔蒙求救的时候,都是顺风求翼。
当忧虑和巨大的秘密塞满了自己以后,再多的青春都填进了巨坑之中。
黑暗里,一个人开花一个人结果,繁华褪去,反而宁静而美好。
我所求的所怕的所能继续的,都会在时间里慢慢得到,双手合十,无所畏惧。

有一种冲动, 现在快三点,四点零九分有一班火车,从这里直奔北海。一毛钱都不用考虑早上八点半我就能在海边看海。可我特么现在只要洗洗睡觉。真特么孙子。我明天去。

怎么办呢,完全不想继续申诉...一牵扯这个问题,一想到要做的事情...就忍不住心慌想吐...解压...真是个很漫长的过程...

你感觉食物在胃袋里腐败,feel sick...艹...不是这样脆弱吧

夜里,听着音乐,许自己个愿望,会慢慢的往前走,走出泥泞,走出困境。
只有靠自己,才可能更好。

来了这么久,聊得最来的居然是心理医生。真是...神经一个病啊

我有什么好怕的,有希冀才会失望,反正我什么也都没有

我永远记得,红河谷里,宁静轻轻的用拇指和中指,晃晃悠悠的把手里的炸弹扔在地上的那个画面。那是年幼的我第一次听到那个声音,就是那些美好事物如气泡一般轻易破碎的声音。

生命是一条美丽的长河,特别美丽,在我妈翻着手机假装比我哭的少时却跟着偷拍我恸哭撅着嘴的样子。

很多感受,我并不知道怎么样才能缓解。在这个当下,每天都有很多繁琐杂碎的事情需要处理。想的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,遇到事情的反应我不能很好的应对。笔记本上写了一堆的事情,每一件事环环相扣,可能一个环节出了问题,我就连最后的退路都断掉了。一步一步的来,是我能找到的唯一一种安慰的方式。

缓了这些天,我想起这首歌。

听听看,别怕,没事的。

明...

歌词里不是我的曾经,而是现在。

我不坚定的心不知道在为什么哭泣又为什么觉得尘埃落定。

一夕之间我仿佛老了很多,不知道要如何面对未来的人生,但那其实都很简单,该来的总会到来,就像16岁时的我,不知道26岁依然要在人海挣扎,依然惶惶不知终日。

这是一条路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尽头。

隐隐的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。但我无法确定。我将父母作为最后的一道防线,失败了,允许自己就这样跌回去。

这样对么?对么?

不顾他们会面对的那些流言蜚语。

可我不能确定,这条路继续坚持下去,会不会让我离故乡越来越远。看不清的未来,看不清的一片雾霾。

人生在世,无愧于心,无愧于父母,然而今天的我都暂是负了。...

定了路,我想要站起来。

我真的不知道今天这样去...有什么意思...但是还是要去。

其实很害怕明天很害怕未来,一直想问我爹,我这么没出息,可以回家吗。心里又暗暗觉得回不了家想要不再苦点,在这边找个方法留下来。诸多杂念。不去想了

不会就这样废掉吧

往前冲,如果摔下来,要怎么办呢。

非常突然地唱:你能体谅,我有雨天,偶尔胆怯你都了解。

无法深究,因为那个在等的人已经消失在洪流中,了无痕迹。

刚才做了一个梦。他莫名的 出现了,带着个我见过一面的男孩子,搬进了我隔壁的房子。说是那边的房子到期了,自己没有地方住。
在回家的路上,居然左转就是火车站了,他转身进去。那么老远他来看了我一眼,他说,够了,我就走这么一趟。火车站长得像是下陷的天台一样。我没有看见他怎么走的,好像说完那句话他就不见了。我也长得不一样了,是个圆脸的小个子女孩,梨花头。梦里的我对自己说,这一切其实与爱情什么的都无关,只是说,哥廷根第五个操场都在五路车的一条线上,真特么扯淡。然后他又出现了,却不是他,一直等在我后面的,是我的小伙伴。她用包欢快的摔了我一下,然后我们打打闹闹着,跑开了。
整个梦像是一场罗生门,但是特别完整,有开...

很多事儿不经说也不能说,特别是对当事人,我宁愿自己是那个混蛋。

真正的爷们,我不说,你一听就知道。

我就是我,骄傲是与生俱来的那一部分。
我宁愿一个人上路,做别人心里地那道伤,也永远不会妥协。
绝不。

这大半夜的,忽然开心起来,好些天没有抽烟,夜班提神的一支,莫名的笑起来。

今天睡了个饱,特别开心。


上一页 下一页
©SummerAM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