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mmerAM

我想要快乐起来

猫先生

    十多年前,我养过一只小猫叫小肉,通体雪白双层的耳朵,眼睛如宝石般墨绿偏棕,全家人视若珍宝,包括我那有动物恐惧症的严肃老爹。

    肉肉满月就来到我家,原来的主人养不了那么一窝小东西,只好到处问人,如果没有去处就只好用个纸箱装了放在路边等有缘人。串门的时候我去看新鲜,老猫就赶忙把小家伙们一只只地叼进沙发下面,还不时的发出低吼声警惕着我这个不速之客。那时候还小,我就趴在地下冲漆黑黑的沙发低喵喵地叫,好像这样猫娘就能听懂我的善意,哪怕能让我看到一条粉红色的小尾巴呢?等了老半天也没有喵理我,我丧气的站起来打算和主人家告别,奇迹出现了。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,脚边不远处出现一个肉呼呼的小身子,冲我嘤嘤的叫,声音尖细柔弱几近不可闻。我好奇的蹲下来,猫娘不知从哪儿冲了出来,支棱着全身的毛弯成一个弧和我对峙着,那个小东西却仍然执拗的从猫娘的脚下朝着我的方向蠕动,再后来我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猫娘,给它顺了顺毛,不多会儿我就被允许去摸小肉球了。我知道很多在看的你们觉得这可能是个巧合是个意外,甚至都算不上是个相遇的桥段,但当时年幼的我真的以为这就是缘分。

 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,带着小肉球回家说服家母,再和家母一起暴力镇压了家父,小肉球正式更名为小肉成为家庭成员了。它长的飞快,三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可以飞檐走壁,可以一秒内窜到我的肩上。家母负责它的日常起居,我就负责陪它上天入地,闯祸撒娇。面对愤愤不平的家母,小肉会第一时间找到我,躲在我的身后、我的怀里或是我的被窝里,像是我能给它全世界的保护。而当年幼的我难过流泪的时候,调皮捣蛋的它就会静静的趴在我的颈边,用粉红色的肉垫温柔地碰触我的脸。就这样,它陪伴我度过了中考的那些日子。噩耗传来是一个周日的早上,我在睡梦中被母亲叫醒,似乎是在说小肉跑走了。下意识的我没有醒来,也不愿醒来。浑浑噩噩的套上衣衫,出门时还好,紧接着我跑起来,在早上八点的大院里,用尽全身的力气一遍遍地喊它的名字。

     它就这样不见了,如果不是家里还留着它的一应用具默默地证明着这一切,我甚至都怀疑这只是自己寂寞青春期的一个美梦。从此我们不再提起它,大家都默契的回避着和它有关的一切。

     之后的很多年直到现在,我一直不停地给朋友家的猫们买各种装备,花时间和它们玩,却再也没有养过猫。


     下面我们来描述下这两个没见过面的人之间发生的故事,猫先生和我。

     猫先生起初是朋友的朋友,来到我的城市写论文,我被发小拜托,给他介绍住处。认识他的时候,他结束了三年的异国恋,女友有了新的对象,时常流露出痛苦的样子。他开始频繁的用短信和我聊天,交换彼此的故事。共同的经历兴趣爱好常常让人聊起来就忘了时间,以至于不久后猫先生就提出了来见我。那时的我结束了实习,正要回到学校所在的城市去,加之并没有对感情有新的计划,所以拒绝了他。就这样我搬回自己的城市,他留在那里,我们仍保持频繁的联系。我不知道爱情什么时候来临的,等发现已经是爱的时候,我们正说到未来回国后,是去猫先生的城市还是回我的家乡。正当我们为了未来的不定而感到迷茫的时候,另一个姑娘出现了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去了他那里上了他。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。于是这段故事就以我主动消失为结局,迎来了他们的新篇章。

    在爱情求而不得的日子里,哭泣成了家常便饭,那种默默的嘴角边尝到苦涩滋味的画面,在起初的几个月里我好像又丢了一次猫,然后再不提起。

    信息社会的好处是,如果你要找到一个人会有千百种方法,而坏处是,无论怎么样都躲不掉各种社交网络的推荐。开始是被动的看到他的消息,后来却是主动的在微博、ins、脸熟、博客上查找他的消息。我仍是在努力的生活着,认识新的人,挑战新的日程,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当初的感受,那种他是我灵魂的另一半的奇思妙想。也尝试着接受新的追求,努力的安静着,默默的向上。直到新来的男生拉起我的手,让我随他一起远赴另一个国度,才知道有些事情过不去。我可以一辈子不养猫,但还没有坚强到一辈子一个人,我还需要时间,不知期限。于是拒绝了新的生活,更加安静更加努力的面对一切。

    猫先生分手了,猫先生请求成为我的微信好友,猫先生请求成为我的微博好友,再接着,时隔一年之后猫先生再次请求成为我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一切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猫先生问我,说他不明白,为什么我宁愿在暗处静静看着关心着,却不愿意和他试一试。我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,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:Iphone开启飞行模式的话,每天只会消耗3%的电量;乌龟的心脏在离开身体后,还能自己跳动至少4个小时;所有的北极熊都是左撇子;人一直盯着自己的手心看的话,手心会好像害羞一样发热;王老吉和脑白金的配方几乎完全一样……我知道很多奇怪的事情,却不知道如何再养一只猫,却不知道应该怎样让自己再勇敢牵起你的手。

    人们总是在五岁的时候,可以为捕捉一只蝴蝶,而跑到一公里外的田野;十岁的时候,可以为一个冰淇凌,跑遍大街小巷的商店;十七岁的时候,可以为喜欢的人,一个人去陌生的城市;二十七岁的时候,却可以只为了生活,而随便就找个人,过一辈子。我已经丧失了爱你的能力,而你才发现你也想要我。

猫先生你好,猫先生再见,祝你幸福,也祝我幸福。

 

 

 

SummerAM

17.10.2015

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SummerAM | Powered by LOFTER